<ins id='ub6j'></ins><dl id='ub6j'></dl>

    <acronym id='ub6j'><em id='ub6j'></em><td id='ub6j'><div id='ub6j'></div></td></acronym><address id='ub6j'><big id='ub6j'><big id='ub6j'></big><legend id='ub6j'></legend></big></address>
    <span id='ub6j'></span>
  1. <tr id='ub6j'><strong id='ub6j'></strong><small id='ub6j'></small><button id='ub6j'></button><li id='ub6j'><noscript id='ub6j'><big id='ub6j'></big><dt id='ub6j'></dt></noscript></li></tr><ol id='ub6j'><table id='ub6j'><blockquote id='ub6j'><tbody id='ub6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b6j'></u><kbd id='ub6j'><kbd id='ub6j'></kbd></kbd>
    <i id='ub6j'></i>
    <fieldset id='ub6j'></fieldset><i id='ub6j'><div id='ub6j'><ins id='ub6j'></ins></div></i>

        <code id='ub6j'><strong id='ub6j'></strong></code>

        1. 牛派双烧600089大兴要通航了 但没人记得隔壁的它是中国第一座机场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积储财经新闻网

          牛派双烧600089,南苑机场大兴北京联航首都机场,乐伽卡盟,  大兴要通航了,但没人记得隔壁的它是中国第一座机场来源:出行一客寒酸的南苑停航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曾是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温床王静仪 | 文施智梁 | 编辑鼎泰新材牛派双烧。

            大兴要通航了,但没人记得隔壁的它是中国第一座机场

            来源:出行一客

            寒酸的南苑停航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曾是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温床

            王静仪 | 文

            施智梁?| 编辑

          ▲ 2019年5月25日,北京南苑机场,停机坪上的中联航飞机 / 中国日报

            这注定是一次不会再回头的飞行。

            9月24日,几架中国联合航空的波音737飞机划过北京的天幕,一路向南。终点是野心勃勃、想和上海浦东平分秋色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而这趟单程票的起点,是在缝隙中求生存,一直靠着“捡漏”过活的南苑机场。

            很快,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通航,南苑机场的民用航空功能关闭,基地航司中国联合航空全部迁往大兴。

          ▲ 中联航关于转场大兴的动态提示 / 中联航官网

            一夜之间,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机场人去楼空。

            停航前的某一天,为了最后再看一眼这个109岁的机场,北京的徐先生特意买了从南苑出发的票,“南苑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之前曾经在这里坐过前苏联的图154飞机,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里见到前苏联的飞机。”

            但在徐先生的记忆中,“这里和我上一次来的时候相比,一点变化都没有,当时是2014年。”

          ▲ 北京南苑机场外景,玻璃幕墙略显破旧,充满了年代感 / 民航资源网

            五年时间,毫无变化,在这个没有改变就会被淘汰的时代,南苑的命运似乎早有预兆。

            昔日王者,今日青铜

            窄小、破旧,是民间对于南苑机场的普遍印象。由于航站楼内空间有限,旅客只能聚集在出发大厅的门外候机,简陋的台阶和水泥墩子扮演着候机客座的角色。与其说是机场,倒不如说更像是北京南站旁边的永定门长途汽车站。

          ▲ 由于航站楼内空间有限,旅客只能聚集在出发大厅的门外候机 / 出行一客记者王静仪 摄

            隔壁的首都机场有各种免税店、网红店,南苑只有一个甚至无法称为超市的小卖部;隔壁的首都机场有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和机场快线,南苑甚至没有直达的地铁站。

            首次来到南苑的外地旅客,看着周围低矮灰暗的农房,坐上客满才发车的机场大巴,十有八九会问一句:“这是北京吗?”

          ▲ 南苑周围低矮灰暗的农房 / 出行一客记者王静仪 摄

            “我对南苑机场没什么好印象。”跑滴滴专车的司机乔师傅直言不讳:“每次送人来南苑之后就很难再接单,这边航班少,又有出租车和机场大巴,滴滴没生意可做了。”

            等了半个小时却一无所获的他有些沮丧:“换做在首都机场,我都没工夫跟你说这些。”

            的确,首都机场的航站楼面积有141万平方米,南苑机场的总面积却只有2万平方米;首都机场共有登机口131个,南苑机场的登机口只有5个;首都机场是世界客流量第二大机场,年吞吐量超1亿人次,而南苑机场旅客吞吐量不过650万。

            论面积,南苑不及首都的百分之二;论吞吐,南苑勉强算得上首都的一个零头。如此看来,南苑机场的存在着实有些鸡肋。

            但是大概很少有人知道,今日如此卑微的南苑,已经为中国的航空航天事业付出了它的一切。

          ▲ 网络上对于南苑机场即将关闭的态度也是出奇一致

            1910年8月,清宣统二年,清政府开始筹办航空事业,在南苑建了一座飞机修造厂试制飞机,并建造了简易跑道。南苑从这一天起,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机场。

            必须要说的是美国最早的军用机场修筑于1909年,而日本的首座军用机场直到1911年才建成。

            航空专家傅前哨说,中国飞行学员的培养规律和程序,基本是在百年前的南苑航校时期确定的。

            1913年,北洋政府拨款6万银圆对南苑机场进行扩建,并在此创办了中国第一所航校。直1928年北洋政府垮台,南苑航校在15年的时间里总计培养出167名飞行人才,这些飞行人才大都成为了中国航空事业日后的骨干。

            后来,组建于清朝宣统年间的南苑航校修理厂,逐渐演变成为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第一座火箭总装厂。

            “中国的航空与航天事业,都是从南苑机场起步的。”傅前哨有些感慨。

            等到中华民国成立后,南苑机场的地位更加重要。蒋介石等众多军政要员的专机在南苑起降;孙中山病逝后,三架从南苑起飞的飞机绕空飞行以护送灵柩。

            自此,飞机开始在国事活动中承担起仪仗任务。

            1948年12月17日,南苑机场解放。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每一年国庆阅兵,南苑机场都责无旁贷地担负着保障空、地受阅部队的训练任务。等到1986年,中国联合航空成立,南苑变成了军民两用机场。

            以南苑机场作为主运营基地的中联航,见证了后来几十年间这个机场的兴衰。经济的发展使得客运压力逐渐变大,2011年和2016年,南苑机场先后进行了两次改扩建工程,才终于将出发与到达分流在两个航站楼。

            孙城刚是地服分部经理,2006年就来到南苑机场工作了,是位工龄13年的老员工。

            “我来的时候只有两架飞机,2008年有了第三架,之后每年都会增加三四架。”他笑道:“现在中联航有49架飞机了,计划在2020年扩充到60架,还会开通日韩和东南亚国际航线。”

            就在9月17日,根据中国民航局的公示,中联航已经获得北京大兴至韩国大邱、北京大兴至韩国清州航线的经营许可,一周七班。

            在这里才能买到回家的机票

            中秋节到了,惦记着还在甘肃陇南老家念初中的儿子,张大姐和丈夫买了9月11日早上从南苑机场出发的机票,两个半小时之后就能落地陇南成县机场。为了这次中秋团圆,夫妇俩还提前到市区采购了一番,买的各色食品礼物甚至比两人的行李还要多不少。

            两百多万人口的陇南是一个还没有通高铁的十八线小城市,如果没有从南苑出发的这趟直飞航线,张大姐回家只能选择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期间还必须在省会兰州中转。她说火车最便宜的硬座都要200多元,而北京南苑到陇南机场两个多小时的单程机票,最便宜时只需要400元。

            这条航线,在北京务工的张氏夫妇一年要飞两次,一次是年中,一次是过年。

            张大姐很开心:“来南苑就意味着回家。”

          ▲ 北京南苑机场,旅客正在检票登机 / 中国日报

            以南苑机场为主运营基地的中国联合航空在许多三四线城市有独家航线,内蒙古和华北地区是重点业务区域,比如鄂尔多斯、伊春等。对于我们来说,或许从未听说过这些陌生的地名,但对于那些千里迢迢北漂在这里的小城来客而言,中联航低廉的票价和直飞的航班,已经让南苑机场与回家画上了等号。

            此外,南苑机场也有不少旅游季节航线,如三亚、张家界等,有人打趣称:“如果放假不知道去哪,就看看南苑机场的航班信息版吧。”

            在停航前,南苑机场每日有140个航班起降,运载乘客20000人。中国联合航空执行副总裁孙黎告诉出行一客,中联航的航线很有特点,主飞那些首都机场没有覆盖到的三四线城市,其中近1/3是独家航线。

          ▲ 北京南苑机场内景 / 出行一客记者王静仪 摄

            主飞三四线城市这一特点,既与南苑是军民两用机场的背景有关,也有其与首都机场差异化竞争的考量。

            1984年,为了弥补民用航空运力的不足,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中国联合航空成立,将南苑机场作为基地机场独家运营。这一时期的中联航在全国各地共开设31所分公司,同时开通了多条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航线。

            2005年,中联航完成军转民改制,在航线规划上采取“缝隙战略”。南苑机场相继开通重庆、无锡、景德镇、临沂等航线,并在地方政府扶持政策下开通了红色旅游航线。当时的总经理沈志伦说:“中联航要避开热门航线的竞争,同时作为首都机场的补充,给更多城市开辟到北京的航线创造机会。”

            中国联合航空执行副总裁孙黎告诉出行一客,从南苑到大兴的转场完成后,中联航的特色航线也会随之平移。直到2019年10月26日,中联航都会在大兴机场独家运营。而10月27日冬春航季开始后,其他航司才会入驻。

          ▲ 红色框线区域为南苑机场,距离天安门直线距离只有14公里 / 高德地图

            可有一点不能忽略的现实,南苑机场距离天安门的直线距离只有14公里,而大兴国际机场则往南更远了两倍有余。

            住在北面的张大姐觉得新机场太远:“以后坐飞机就不方便了,说不定要去坐火车。”

            新人笑与旧人泪

            停航之前的南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红景点,出发大厅旁边立起了关闭倒计时的牌子,纪念版登机牌后面也印着“百年南苑,挥手再见”的字样,配着南苑机场新老航站楼和大兴机场航站楼的图片。

          ▲ 印有“百年南苑,挥手再见”字样的纪念版登机牌
          ▲ 印有“你好大兴,载梦起航”字样的纪念版登机牌

            每天路过拍照的旅客络绎不绝,甚至需要排队才能获得拍单人照的机会。

            在南苑附近长大的马先生,眼看着倒计时从三位数到十位数,最后变成了个位数:“南苑离家近,接人、送人、自己出门,都从这走。“

            ”来过无数次啦。”他有些不舍道:“我发现它最近要关,连停车场和厕所的卫生都不好好收拾了,就跟我们毕业了一样,班里面桌子凳子都乱七八糟。”

          ▲ 南苑出发大厅旁立起了转场倒计时的牌子 / 出行一客记者王静仪 摄

            心绪复杂的不只有附近的居民,还有曾经在南苑机场工作的基层员工。

            以往中联航在南苑机场独家运营,拥有自己的安保、货运和航食团队,共有3700多名员工。但搬往大兴机场后,只保留并扩充了一线核心人员,而那些“可以带走,但没必要”的非核心业务,则将被剥离至相关公司。

            老褚是中联航的基地门卫,现在每天都在发愁,因为作为劳务派遣员工的他,到这个月底就要失业了。

            老褚去年7月来到中联航,在门卫室值白班:“之前的公司黄了来这里,结果这里又黄了。”

            跟老褚不一样,很多核心员工能够跟随基地一起搬去新机场。

            作为工龄13年的老员工,孙城刚将随迁至大兴机场继续工作。亲身经历了南苑和中联航的变迁,他在兴奋之余又有些低落:“发展的太快了,马上要离开南苑去大兴了,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还跟不跟得上航司的发展。”

            说这话时,孙城刚脸上带着几分茫然。

          ▲ 大兴国际机场全景 / 民航资源网

            有茫然,新机场同时也带来更多期待。

            乘务长刘璇菲2007年毕业后来到南苑,十多年间,她从一线乘务员做到乘务长,现在是中联航客舱部管理团队中的一员。

            “新机场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新起航的地方,我们充满期待。”作为乘务员代表,刘璇菲即将执飞中联航在大兴机场的第一班航班。为了确保9月15号之后随时转场,包括她在内的众多中联航员工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休过假了,即使在中秋假期也要24小时待命。

            但刘璇菲并没有觉得很疲惫:“想和大家一起见证新国门开启的这一刻,分享这份荣耀。”

            同样充满希望的还有机场调度小陈,1990年出生在湖北的他于2017年来到南苑机场,这算是他人生中第一份稳定工作。小陈对搬迁充满了希望。因为大兴机场更大,前景更好,不像这个跟不上时代发展的小机场。

            小陈的姐姐和姐夫已经在南苑机场工作了七八年,并且于2015年在廊坊买了房。他们同样期待着搬迁,因为等机场搬到大兴,就不用再租房,孩子的户口问题也解决了,可以转入廊坊上学。

            南苑停航了,但新的梦想在大兴重新起航。

            作者为《财经》记者,本刊记者陈亮、王斌斌,编辑杨佩谦对此文亦有贡献

          牛派双烧600089,乐伽卡盟,鼎泰新材牛派双烧



          声明:本站非盈利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文章来源:积储财经新闻网
          本文地址:http://www.jichucai.com/zhaiquan/24243.html
          文章标题:牛派双烧600089大兴要通航了 但没人记得隔壁的它是中国第一座机场


          牛派双烧600089大兴要通航了 但没人记得隔壁的它是中国第一座机场相关